转载:吴霞--爱情自有后来人

上一篇 / 下一篇  2011-03-09 12:02:04 / 个人分类:车手大小事

相关链接:http://www.qcql.com/chinese/2008/race/8070903.htm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c53019e0100cnc0.html

                   http://www.motof.org/thread-94658-1-1.html

                   http://service.qianlong.com/48624/2011/03/07/6044@6697349.htm

                   http://www.lunyitianshi.org/newsdetail.php?newsid=120

十月的青岛碧空如洗,在蔚蓝大海边的五四广场上,一对对年轻的情侣正在放飞风筝。在他们中间,有一对特殊的情侣格外引人注目:高大帅气的男孩小心翼翼地放着风筝线,努力把风筝放得更高.在他身旁的轮椅上,坐着一个娇小漂亮的姑娘,一直甜甜地微笑着看着他.男孩不时俯下身去,在女孩耳边悄悄地说着什么。如果这时有只好奇的海鸥飞来,它一定能听到一句带着港味的普通话:“放飞风筝就是放飞希望,风筝飞得越高希望也就越大。你一定能站起来做我的新娘!”那一刻,他们深情对视,她的眼里只有他,而她也是他的全部世界……

有谁知道这个瓷娃娃一样娇小漂亮的女孩,曾是中国职业摩托车赛场上惟一的女车手.她在男性的速度世界里一路狂飙,多次力压男车手站到最高领奖台上,被称为“荆棘中的玫瑰”,赛车界里的女皇。那么叱咤赛场的她为什么会坐在轮椅里?身边的男孩又是谁呢?

香港仔情迷赛车女皇:爱你何惧流言蜚语

今年25岁的吴霞是江苏盐城人。娇小清秀的她却迷上了一项与她的外表极端不搭调的运动:赛车。那是2004年,在广州打工的吴霞偶然结识了一个摩托车赛车俱乐部的朋友,并由此踏上了职业赛车之路。凭借过人的天赋,在她职业生涯的第二年就获得2006年全国公路赛全年总季军,并在2007获得CSBK(中国超级摩托车锦标赛)北京站亚军、上海站冠军、珠海站冠军,并拿到2007年年度总冠军。

在男人的极速世界里,身高不到一点六米,瓷娃娃般美丽温柔的她成了绝无仅有的美女车手,并因此引来了众多倾慕者。其中,有一个叫陈晓鹏的香港男孩目光特别炽热。

陈晓鹏1982年出生于香港,曾在英国留学四年。他酷爱赛车,对他宠爱有加的父母因此特地给他买了一辆跑车、两辆摩托车赛车。陈晓鹏常以业余车手的身份参加比赛。由于家境不错,他说话、做事都很随性,常常不经意地耸肩、摊手,“洋味”十足,在众人眼中,他就是个玩世不恭的 “太子仔”(小混混)。

2007年3月,两人分别代表所在的车队参加了泛珠三角春季摩托车比赛。吴霞参加的是GP125级别的比赛,陈晓鹏则参加600CC级别的比赛,并分获冠军。陈晓鹏赛前就听人说,场上有一位很厉害的女车手。在他的想象中,这肯定是个非常高大强悍的女人。没想到比赛结束吴霞脱了机车服出现在餐厅时,那娇俏的模样、害羞的表情却十足像个可爱的邻家小妹。陈晓鹏眼前一亮,对身边的队友赞叹道:“哇噻,这女孩子够‘正点’!可惜她参赛的级别低了,我很想跟美女车手同场竞技呢!”

一语成谶。在6月24日举行的泛珠三角夏季赛上,吴霞果然以600CC级车手的身份出现了,和陈晓鹏同场竞技。要知道,在这一级别的比赛里,还从来没出现过女车手的身影!比赛开始了,吴霞表现神勇,一路遥遥领先,套了陈晓鹏近2圈,一举拿下改装组冠军。而陈晓鹏呢?在比赛后半程摔倒了,只好坐在公路边看完了整场比赛。不过,他并不觉得沮丧,他终于有机会近距离欣赏吴霞——她技术娴熟,快如流星,头盔下两条细细的羊角辫俏皮地随风飞扬,是赛场上最靓丽的一道风景,看着看着,陈晓鹏心如鹿撞。

转眼到了9月,又迎来了秋季比赛。这次,陈晓鹏没有参赛,而是以BG车队的车队经理身份,专程从美国邀请了一位特技水平一流的车手,在比赛开始前进行热场表演。特技车手表演时,陈晓鹏的目光却一直在人群中搜索,终于找到了那个魂牵梦绕的身影——身着便装,略施粉黛,那时的吴霞不再是赛场上的假小子,而是一个回眸一笑百媚生的时尚丽人。陈晓鹏被彻底电倒了。

表演结束后,陈晓鹏在吴霞必经之路上“守株待兔”。见吴霞过来,他热心地迎上前去说:“看得出来你也喜欢特技,我找个高手教你吧!”吴霞虽然愣了一下,却高兴地应了一声:“好啊!”她甜甜地笑起来,眼睛眯成一条缝,露出一排整齐的皓齿。陈晓鹏的心荡了又荡,追着要去了吴霞的手机号码。

有了这么一个借口,陈晓鹏顺理成章地走进吴霞的世界。随着交往的深入,吴霞对这个一笑两个酒窝的男孩也渐生好感。两人确定了恋爱关系。

恋爱仅仅一个星期,陈晓鹏就向吴霞求婚。吴霞眨着一双漂亮的大眼睛,不可思议地盯着他:“这也太神速了吧?这是恋爱不是比赛!”陈晓鹏目光如炬:“我相信感觉,你就是我要找的女孩,我认定你了!”吴霞有些感动,但还是婉拒了他。

带着几分甜蜜,吴霞向朋友们讲起陈晓鹏。不料,这个消息却如同一枚重磅炸弹,在他们中间炸开了锅,朋友们吃惊不已:“你怎么会和他交往?他是个‘太子仔’,没有责任心,一点都不靠谱!”

“他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吴霞急切地替陈晓鹏辩解。可是朋友们七嘴八舌地劝她:“陈晓鹏在赛车圈子里混了很久,他的底细谁不知道?他随性得很,花钱如流水,根本就不是有责任感的好男人。再说,他和前一任女友交往了9年,说散就散了,和你刚刚交往一个星期就求婚,不是明摆着是另有所图吗?”

吴霞有些发懵:“我有什么好图的?”朋友们又气又心疼:“你现在可是要名有名,要利有利,可图的地方多着了……”吴霞知道朋友是为她好,可又替陈晓鹏委屈。在她看来,陈晓鹏并没有那么复杂,只是个性不羁,不善掩饰罢了。

这件事很快传到吴霞所在的车队,又掀起了轩然大波。原来,BG车队和吴霞当时所在的飞鹰车队实力相当,是赛场上最有力的竞争对手。吴霞又是飞鹰车队最有实力的车手之一,这让车队领导不得不考虑陈晓鹏的真正用心——也许醉翁之意不在美人,而在削减车队的战斗力。

一时间,流言四起。吴霞碍于压力,开始回避陈晓鹏。陈晓鹏急火攻心,又无法辩白,竟然病倒了。正巧到了年底,没有重要比赛,善良的吴霞带着几分自责,买来一大堆营养品,偷偷跑到BG车队的宿舍去看望陈晓鹏。

见陈晓鹏病恹恹地躺在床上,床头零散地放着面包、方便面,她心一软,扎上围裙走进厨房。陈晓鹏忙硬撑着跟进厨房,走到正在忙碌的吴霞身后,轻轻地环住她,用脸庞摩擦着她如丝的黑发,颤抖着说:“我是真的爱你,我是真的没有其他目的,请你相信!”那一刻,吴霞的眼睛也湿润了,这个香港男孩的颤抖告诉她,他对她的爱发自真心。

为了扫清爱情障碍,2008年春节前,陈晓鹏主动辞去了车队经理的职务。吴霞被深深感动了,朋友们却说:“他这只是一时的热情,日子久了,‘太子仔’的面目就会完全暴露,你还是多一个心眼吧。”朋友们的非议,反倒让陈晓鹏多了一份不服输的劲头,他坚定地对吴霞说:“总有机会让我证明对你的爱,你的朋友绝对都会向我道歉的。”

只有在你的微笑里,我才有呼吸

2008年春节,陈晓鹏把吴霞带到香港见自己的父母。漂亮、活泼又懂事的吴霞赢得陈家上下一致喜爱,都催陈晓鹏尽快把这个懂事的媳妇娶进门。

陈晓鹏又何尝不想早点和吴霞成为一对神仙眷侣。他隔三岔五向吴霞求婚,以至于吴霞对他的甜蜜“唠叨”忍无可忍:“你好烦哎,求婚这么庄重的事,能天天挂在嘴边吗?你再这样,我永远不嫁给你。”

陈晓鹏听了急道:“你这人实在不懂浪漫!你知道数字9的意思吗?9是数字中最大的一个数,代表着天长地久。我要你求婚99次,到时你一定要答应我,因为我这辈子认定你一个!”吴霞又一次被感动。

转眼到了2008年3月,CSBK第一场比赛即将举行,吴霞投入到紧张的训练。然而,让她万万没想到的是,在这关键时刻,陈晓鹏非但不支持她,还总是以各种理由阻挠她参加训练。吴霞恼火万分,干脆撇下陈晓鹏,一心一意投入训练。

她哪里知道,当她在场地上一圈又一圈飞驰的时候,陈晓鹏却默默忍受着煎熬。以前看吴霞比赛,如同看一道美丽的风景,赏心悦目。而此时,他却如同上了刑场——吴霞飞速转弯时,观众们尖叫喝彩,他却吓出了一身冷汗;吴霞的身子有一丁点抖动,他的心就咚咚地狂跳;吴霞加速超车时,他闭上眼,连看都不敢再看……

这是怎么了?难道这就是爱一个人的感觉吗?关心的不是她跑得多快,而是她有多累;看到的不是她胜利时手握的鲜花,而是在征途中如渊的风险。陈晓鹏只想让吴霞尽快离开这项危险的运动,越快越好。

局面却不是陈晓鹏能左右的。吴霞作为夺冠的热门人选,被寄予厚望。她也希望让更多的人知道,中国还有一位女车手。她果然不负重望,在中国超级摩托车锦标赛珠海站第一回合中获得亚军,在第二回合的比赛中获得冠军,人们簇拥着她欢庆胜利。

当一切回归平静的时候,陈晓鹏再次握紧吴霞的手:“这是我第97次向你求婚,比赛结束后,我们结婚吧!”心情格外好的吴霞嫣然一笑:“你不是说要求婚99次吗?等到第99次的时候,我一定答应你。”

然而,比赛刚刚结束,吴霞就接到车队的通知,立即启程去日本茂木赛车场参加2008年全日本道路锦标赛ST600级别的比赛。这可是日本的顶级赛事,吴霞跃跃欲试。但是陈晓鹏却一脸不快:“600cc的比赛本身就很危险,日本提供的赛车你又不熟悉,风险太大了!再说,日本赛道窄、缓冲区短,你又不熟悉场地,更是险上加险……我不同意你去!”

吴霞却说:“我是一名职业车手,必须服从安排!”

陈晓鹏放心不下,只好随吴霞前往。在飞机上,他难抑心中忐忑:“吴霞,嫁给我好吗?这是第98次求婚。等比赛结束,我第99次向你求婚,不要再让我失望了好吗?”吴霞轻轻地点了点头。

4月5日上午9时,吴霞披挂整齐,进入首节排位赛。尽管正式比赛还没有开始,但没人敢忽视排位赛,因为计时成绩直接关系到正式比赛的排位,排位越靠前胜算越大。日本的车手对吴霞早有所闻,他们不约而同地把目光投向这位来自中国的强劲对手。计时开始了,吴霞如离弦的箭一般冲出去。一圈、两圈、三圈,吴霞始终处在日本车手的夹裹之中,突不出重围。进入第9圈时,吴霞瞅准了一个空档,突然提速超越,然而电光火石之间,她与另一位日籍车手小田茂激烈碰撞,被狠狠甩了出去……

看台上,陈晓鹏一声惊叫,他疯了似的向赛场奔去,却被保安人员挡在了外面。感觉似乎是过了一辈子那么长,医护人员用担架抬着吴霞小跑着跑出场地,陈晓鹏扑过去,大声呼唤着她的名字,吴霞却仿佛进入熟睡状态,没有任何反应。陈晓鹏心痛得不能呼吸,一遍遍在心中祈祷:“吴霞,你必须好好活着,你说过比赛回来嫁给我!”

吴霞被迅速送进日本一家治疗骨头和运动创伤的专科医院。经过紧急检查,医生说,吴霞颈椎第四节骨折、腰椎第六、七、八节骨折,也许会永远醒不过来,也许会成为植物人,陈晓鹏泪雨滂沱。

经过连夜十几个小时的手术,4月6日清晨,吴霞有了短暂的清醒。她睁开眼,朦胧中看到一张熟悉的面孔,是陈晓鹏。他颤抖着把一枚戒指举到吴霞眼前,在她耳边说:“你说过的,等到我第99次求婚时,你就嫁给我。这枚戒指是我刚刚买来的,现在,我第99次向你求婚,嫁给我好吗?”

吴霞想微笑一下,可她只能眨眨眼。她努力地用唇语说了一句“好”,随后又陷入昏迷。

陈晓鹏攥着戒指,泪流满面。他痛苦地向老天祈祷,让吴霞活下来吧,如果吴霞有个三长两短,他也不活了。

幸运的是,二次手术后,吴霞醒了过来。她一睁开眼,就用眼神寻找陈晓鹏。陈晓鹏几天不吃不喝,一脸憔悴,正用布满血丝的红肿的眼睛和她对望。看着他胡子拉杂的模样,吴霞忍不住想笑,可费尽全身的力气,却只能挤出一个笑的轮廓。那一刻,纵有千言万语也难以描述陈晓鹏的心情,他伏在床头,紧紧地握住吴霞没有知觉的双手,像握住一件稀世珍宝:“亲爱的,我终于又看到你笑了,上帝他终于听到了我的祈祷。只有在你的微笑里,我才能呼吸。答应我一定要活着,好好地活着……”眼泪再一次在两个生死恋人脸上流淌,他们的内心都很清楚,只有这样手握着手,才能握住活下去的希望。

站起来做我的新娘,这一次爱情考验我们赢了

吴霞苏醒了,但情况不容乐观。医生告诉陈晓鹏,吴霞伤到了脊髓,有可能高位截瘫,永远与轮椅相伴。即便出现奇迹站起来了,也不可能再重返赛场了。陈晓鹏心如刀绞。

摩托车运动是所有运动中最危险的项目之一,运动员身体暴露在时速300公里的高速之下,和其他运动比较起来更像是在赤身肉搏。为了不让父母担心,吴霞从开始参加职业比赛起,就一直对他们隐瞒实情、报喜不报忧,也从来不让他们到现场观看比赛。

所以这次吴霞受重伤后,陈晓鹏也有意对他们做了隐瞒,只说是吴霞受伤骨折了。由于到日本签证困难,两位老人便委托陈晓鹏全权照顾.这下,所有的压力都集中在他一个人身上了。压力大的时候,他经常彻夜失眠,实在承受不了,就找个僻静的地方大哭一场,然后再擦干眼泪,回到吴霞身旁。

一个月朗星稀的夜晚,陈晓鹏轻轻地将吴霞拥在怀中,再次向她求婚。吴霞摇了摇头:“我这个样子,怎么和你结婚啊?等我好了以后吧!”陈晓鹏鼻子一酸,关于吴霞的病情,这里的人都知道,只有她一个人蒙在鼓里。他想再说什么,吴霞把头摇得跟波浪鼓似的:“不行,不行,等我能站起来再和你结婚!”

陈晓鹏只好耐心地等。在重症监护室住了一个月以后,吴霞被转入普通病房。因为腰部以下没有知觉,大小便失禁,双手也不能活动,生活完全不能自理。有一次,她闻到了被子里传出来一股怪味,很不好意思地对陈晓鹏说:“快叫护士来处理一下吧!”护士刚巧不在,陈晓鹏二话没说,亲自动手清理了起来。在吴霞住院的几个月中,这一幕不知发生了多少次,挠痒、翻身、喂饭,陈晓鹏事无巨细,做得越来越好了。

转眼吴霞在日本治疗4个月了,除了双手、左腿有些微知觉外,右半边身体还没有恢复知觉,并且不能长时间坐着。她开始对自己的病情怀疑,尤其那段时间,她发现陈晓鹏常一个人坐着出神,本来就消瘦的身体更单薄了,吴霞的心更慌了。

终于有一天,陈晓鹏告诉吴霞,他要回香港一趟,来回大概一个星期。难道陈晓鹏要找个借口离开吗?吴霞心里很不是滋味,又不好发作,忍不住对他挑三拣四。陈晓鹏耐心地照顾她,还把护士叫来,一遍一遍嘱咐交待。吴霞终于忍不住,哽咽着问道:“为什么要走?你不管我了吗?”

陈晓鹏再一次抱紧了她:“我怎么会不管你?在你受伤昏迷的时候,我本来以为你活不过来了,那时我就天天祈祷上天,如果你死了,我也不要活。你能活着,老天就已经很厚待我了。所以我要跟你结婚,我要我们永远在一起。这次我回香港,就是要去开单身证明跟你结婚,我要一生一世照顾你。我想,我们结婚了,你的心才能安定,才能快点康复。你必须对未来充满信心,你必须站起来……”

吴霞沉默了。灾难真的是一块试金石,在她生死未卜,前途黯淡的时候,这个从来没被人看好过的香港“太子仔”却交出了一份完美的爱情答卷,他用一生一世来诠释了爱的忠贞与爱的勇气。一颗颗硕大的泪滴顺着她美丽的面庞滑落,那泪滴更多的是幸福

一个星期后,陈晓鹏如约拿着单身证明回来了。但他们去办结婚手续时,却被告之还需要吴霞的单身证明。陈晓鹏马上准备飞往中国,吴霞却制止了他:“我要站起来做你的新娘。”

2008年9月中旬,吴霞在日本办理了出院手续,准备回中国进行康复治疗,陈晓鹏先把她接到了香港自己家里,无微不至地照顾她的生活起居。陈晓鹏的父母目睹了这对恋人的深厚感情,为儿子的成熟感到欣慰,也希望吴霞早日和儿子完婚。

9月底,经陈晓鹏的父亲联络,吴霞到江苏省机关医院做康复治疗。吴霞的父母才第一次见到受伤半年的女儿。他们根本没想到女儿的病情会如此严重,哭成了泪人。可是,当他们得知陈晓鹏一直不离不弃守在女儿身旁,伤心之余也觉欣慰了。

南京治疗的同时,陈晓鹏在网上查找资料,得到一条重要信息:当前,国际上治疗脊髓损伤目前最好的办法就是干细胞治疗加康复,山东青岛城阳人民医院干细胞治疗康复中心每年接待来自大量从世界各地过来的中枢神经系统损伤患者。陈晓鹏当即联系了那里。他怕吴霞父母过度操劳,执意一个人带着吴霞奔波求治,因为没有人比他再熟悉吴霞的病情。

2008年10月23日,吴霞住进了青岛城阳人民医院干细胞治疗康复中心。这大半年来,陈晓鹏无数次提起结婚的事,吴霞都拒绝。爱的最高境界是无怨无悔的付出,而不是无休止的索取,陈晓鹏做到了,她不可以这样自私,不能这样拖累他一生一世。有几次,她故意找陈晓鹏的茬,提出分手。陈晓鹏说:“我明白你的用意,我不会离开你,你甩不掉我的。”吴霞伤感地说:“万一我永远也站不起来呢?”陈晓鹏抚摸着她的秀发,语气无比坚定:“我相信,你会站起来,你肯定会站起来!”

为了让吴霞安心治疗,陈晓鹏特意在青岛一家房地产公司找到一份监理的工作。白天在工地上奔波,晚上回到病房陪伴吴霞。以前,他经常失眠,可是现在,头一挨枕头就睡着了。

有了陈晓鹏的鼓励,吴霞康复的信心更足了。她积极配合治疗,并且主动要求增加锻炼强度和时间。4个疗程的干细胞移植治疗结束后,吴霞的情况明显好转:原来软绵绵的身体有力了,坐一天也不觉得累。右半边身体的感觉渐渐恢复,吃饭、打字等都能自己完成。12月20日,她在陈晓鹏的搀扶下可以下床站立了。医生告诉她,移植入体内的干细胞要在3至5个月之后才能发挥最好的效果,更大的惊喜还在后面。

吴霞的情况在一天天好转,陈晓鹏开心无比。他说,古代诸多太阳崇拜文明都用9这个数字来代表神灵,而999这个数字则象征一个至高无上的神灵。等他第999次向吴霞求婚时,神灵一定会保佑吴霞站起来做他的新娘。他们的爱情经历了这样的严峻考验,也一定会地久天长……

  [新闻背景] 2009年,本刊第5期曾以《第99次求婚:赛场情缘打不垮的浪漫》为题,报道了“中国第一女赛车手”吴霞,在日本参加摩托车比赛时意外遭受重创,导致高 位截瘫,香港男友对其不离不弃,并99次求婚。谁知这场为爱而相守的动人爱情,在本刊千万读者的期待中,不久却怅然谢幕……


  正当吴霞极度感伤和彷徨时,一位与吴霞同龄、远在加拿大留学的金融硕士,跨越万里重洋,让她的身心在双重阵痛中,重新点燃了希望与爱,一场有着完美结局的童话式爱情上演了!这位名叫李德谦的金融硕士,亲自为本刊撰文,独家披露这段爱情传奇——

我在加拿大的牵挂:曾感动千万人的爱情即将谢幕

  2008年10月,吴霞住进青岛城阳人民医院干细胞治疗康复中心,每天进行艰苦、枯燥乏味的康复训练。


  我在加拿大留学时,就注意到了这个来自江苏盐城农村的“中国第一女赛车手”,这个既漂亮又勇敢的女孩,一直是我心中一道纯美、靓丽的风景。可是,现在她却瘫痪了,我无法想象她内心的伤痛和酸楚……


  2009年元月,我从一个当体育记者的中学同学那里,要到了吴霞的QQ号。为了体现“平等”,我给自己取了“天涯病友”的网名,加她为“好友”。有一天,她在QQ上问我:“你是哪里受伤了,哪里不方便啊?”


  看到这个让人大跌眼镜的问题,我哭笑不得。我告诉她,我跟她一样也是出生于1983年,老家在成都,父母经商。2002年,我中学毕业 后到加拿大的一所大学留学,获得会计、金融双学士学位。毕业之后,我在加拿大一家金融投资公司工作了一段时间。2007年底,我得到加拿大阿尔伯塔大学的 全额奖学金,正在攻读金融经济学硕士,2011年7月将毕业。


  不久,那个体育记者同学告诉我,《知音》刊出了她和香港男友陈晓鹏动人的爱情故事,我既为吴霞身边能有一个这样真心爱她的人感到欣慰,同时又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失落。


  我祝福吴霞在爱情的呵护下,开心地过好每一天。可是,她的情绪却似乎日渐低落。我不曾想到那曾被千万人关注、支撑她活下去的爱情,即将怅然谢幕……


  吴霞家在农村,香港男友陈晓鹏信誓旦旦会照顾好她,让原本照料她的母亲回家。可是,日子渐长,这个曾经许诺要照顾她一生一世的男人,却整日沉浸在电脑游戏中,慢慢将她遗忘在了角落里……


  起初,吴霞并没有告诉我这些,直到看到她在博客里说:“BF,你知道我躺在床上,无数次地叫喊,无数次地等待有多么无助吗?没有按摩的腿和手,常常抽筋抽得生痛,你感觉到了吗?……”我感到了反常。


  禁不住我的一再追问,吴霞对我终于没再隐瞒。


  2009年11月,吴霞回到盐城,陈晓鹏也回到香港。曾让千万人感动的爱情,就这样静悄悄地谢幕。


  在老家,吴霞没法经常上网,偶尔用手机上一下。我每次打开QQ,都会给她留言,问她的身体状况,说许多鼓励她的话。她看到了就会回复,寥寥几句。


  12月初,因为吴霞老家苏北太冷,保姆陪她到珠海旅游散心。就在路途上,保姆得知远在山东老家的儿子不幸从楼上跌了下来,伤重身亡。吴霞伤心地陪着保姆哭了好久,拿出一笔钱让保姆回了家。


  保姆这一走,吴霞如同丢了拐杖,只好匆匆结束了原本一个月的旅程。此时,她的心变得更加千疮百孔。她通过手机上网,给我留言:“我为保姆的儿子心痛、愧疚。我成了别人的累赘,活着只会拖累别人……”


  看到她的留言我焦急万分,却又鞭长莫及。我问了自己无数个问题,得到答案后,终于按捺不住地对自己说:我早已无可救药地爱上了吴霞……


  一天,我在网上对吴霞作了大胆的表白。隔了约一周,我才看到她的留言:“你这家伙也太感情用事了,是不是还没看清我病情的严重呢?我可 是一个坐轮椅、生活都不能自理的女孩,而你是一个家人捧在手心的独生子、留学生,有着大好前程的金融师。你怎么可以这样随便对一个人说爱呢?你知道你的父 母听到你说这句话该多么伤心?你知道爱上一个像我这样的轮椅女孩,要承受多少异样的眼光和议论吗?”


  吴霞把我的话当成了一时的心血来潮。当时,她只要想起上一段感情那么多的承诺和誓言,最终也没能经受住时间的考验,她就更加痛苦万分。

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让大海见证这非同凡响的爱情

  2009年圣诞节,我决定趁假期回国一趟。此时,吴霞在母亲陪同下,已到北京重新开始康复治疗。我怕父母反对,没有告诉他们回国到底是为了什么事。


  12月的北京,寒风凛冽。19日一大早,吴霞就在母亲陪同下赶到首都机场,等待从加拿大抵京的班机。我出了闸口,一眼就见到吴霞手上抱着一束鲜花,坐在轮椅上张望着。我快步跑上去,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从她母亲手里抢过轮椅,把她推出机场……


  这是我和吴霞第一次见面,但我们好像已相识了很久。我望着她乐,她则一脸纯真地看着我,嫣然一笑。我对她说出了此次回国的目的,陪她去美丽的三亚旅游。她有些吃惊地说:“我们刚刚认识呀。”我纠正她:“不,你记错了。我们已经认识很久了。”


  我努力说服了吴霞和她母亲,于21日登上前往三亚的班机。为让她在三亚起居更为方便,我早早就预订好了无障碍设施齐全的希尔顿酒店。


  24日平安夜,我独自推着吴霞在沙滩上慢慢地走着,背后留下一串脚印和轮椅划过的细细痕迹。我突然停下脚步,走到前面,慢慢弯下一条膝 盖,半跪在她面前,动情地说:“不说你坐轮椅,就算你伤得比现在更重,我也会爱上你,照顾你,让你幸福!请你别犹豫,我虽然不敢说能给你世上最浪漫的爱 情,但是我会把我的人和整个心都给你,爱你不会改变……”


  皓月当空,吴霞眼中闪动着晶莹的泪花:“我不能亲自做上一桌你最爱吃的美食,不能为你系个扣子打个领带,不能在你劳累的时候为你冲上一 杯热咖啡,不能在你生病时给你安慰,不能为你把家擦得一尘不染,不能在你父母年老体弱时给他们最贴心的照顾,甚至不能给你生孩子……这些你都不介意吗?”


  吴霞一口气说了这么多“不能”,我没有阻止她,我伸开双臂紧紧地拥抱着她,喃喃地说道:“我只要有你,别的一切都不在乎。2009年的平安夜,让大海为我们作证,让头顶上的月亮和星星为我们作证……”


  吴霞用手轻轻地抱着我的头,在我的额头上印下一个轻轻的吻。那一刻,仿佛整个世界都为之静止。


  第二天,我向吴霞母亲保证:“阿姨,您放心,我会对吴霞的一生负责!”阿姨流着眼泪问:“孩子,你有没有跟家里说?”我说我出国多年, 早就学会了自己的事自己作主。阿姨只提出两个要求:“孩子,我是个农村人,没有见识,也说不出个什么道理。你是独生子,父母养大你不容易,你要懂得孝顺, 这事一定要征求父母的意见;还有,阿姨也不怕你面子难看,前面那个人已经伤过她一次了,你可千万别再伤她。要不就别爱她,爱她就不能抛下她不管……”

我对阿姨发誓:就是打死我,我也不会伤害吴霞!

  从三亚回到北京后,我又紧赶着回了一趟成都,把我和吴霞相恋的事,原原本本地告诉了父母。父母表示尊重我的感情,并一再叮嘱道:既然已经做了这样的选择,就不要后悔!吴霞是伤害不得的……


  回加拿大后,我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张罗着给吴霞量身定做一台适合她的轮椅。当了解完定做的信息后,已经临近2010年春节了,我生怕委 托他人度量的尺寸不准,不顾高价机票和紧张的学业,请假一周回到北京。我还带回来两个大大超重的行李箱,满满全是给她买回来的康复用品,一应俱全。


  因为离春节仅有一周时间,我让吴霞母亲先回去,我来照料她。没想到两天后,吴霞就感冒发烧了,一烧就烧到39℃。随后几天,我每天只睡 四五个小时,衣不解带地照顾她,生怕高烧会让她发生别的并发症,脊髓损伤的患者高烧,最容易并发肺部感染,我一点不敢大意。结果,大年初一早上,我们俩都 发烧到40℃,我一早睁开眼就觉得天旋地转,可是这里只有我们俩,我暗暗地对自己说:一定要支持住,不然吴霞怎么办?我硬撑着推她去医院挂水,洗衣做饭, 端水喂药,硬是把吴霞照顾得好起来,我才松了一口气。


  我亲自度量好了轮椅的尺寸,瞒着吴霞,回到加拿大给她定了一台世界顶级品牌的全钛合金手动轮椅,这是为了她有一天可以摆脱沉重的电动轮 椅,有更大的自由和空间。吴霞在日本的主治医生曾经说,她伤到的是颈椎第五节,双手不可能有力气推轮椅,但我却盼望她有一天能用双手自己推动轮椅。


  新轮椅终于在4月底做好了。28日,我带着整套轮椅和备考的书籍,回到北京。从机场出来,我没有去吴霞租住的地方,而是直接去了我事先 预订好的索菲特酒店。吴霞已提前等在那里,为了这顿浪漫的法国晚餐,她特意化了个晚妆。在索菲特酒店灯光和窗影投射下,她性感的小礼服裙子,显得分外迷 人。


  休息片刻后,我把吴霞抱到沙发上半躺着,还帮她摆了个好看的姿势,突然跪在她面前,从怀里掏出一个红色盒子。“是要向我求婚吗?”吴霞 一下子愣住了。我一边打开盒子,一边听着自己急促的心跳声。吴霞没敢转动一下眼珠子,直到我把那颗一克拉多的卡地亚钻戒拿出来,放在她眼前,并紧张地问 道:“Will you marry me?(你愿嫁给我吗?)”她紧张得一动也不动,眼中泪花不停地打转。我又问了她一句,她才动情地点点头说:“I do!(我愿意!)”


  2010年5月1日,我随吴霞回到她盐城老家,在亲友们的见证下,举办了盛大的订婚仪式。在仪式上,吴霞眼眶湿润地对亲友们说:“老天 见我很爱车,就送了我一辆四轮坐驾,只是这部四轮坐驾是手动的,需要一个人来推动它。老天不让我推,我只好等着他来帮我推……”在场的亲友无不动容。


  订婚后,我和吴霞在新浪博客上安了一个网上的小家,取名为“谦霞恋之屋”,这个名字是取自我们俩名字的最后两个字:谦霞,谐音牵霞—— 牵着彩霞,意思是我会牵着吴霞的手,共建一座幸福的彩虹桥。在博客首页,我俩写下《诗经》里那句古诗,作为我们的爱情箴言:“谦霞(蒹葭)苍苍,白露为 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在这个见证我们爱情的博客里,吴霞对关注她的千万网友写道:“在这期间突然发生了很多事,我不敢再相信这世上还有童话。可是, 现在我想通了,并且发现我依然很幸福,这就足够了。童话不一定全是完美的,但结局一定要完美,也许这就是童话存在的真正意义……希望你也能和我一样幸福 着……”“谦霞恋之屋”,一时点击率达百万。


  那段时间,我总是站在吴霞的身后,鼓励她慢慢自己推着轮椅,练习上肢的力量。一个多月过去了,5米,10米,50米,100米,500 米……吴霞自己可以越推越远,直到一次可以推1公里。我带她去上海看世博会,用三天时间把世博园区的场馆逛了个遍。吴霞的体力已经恢复了不少。我一边推着 她,一边充当着解说员。法国馆、德国馆、意大利馆……每到一处,我都能讲些各国的趣闻,吴霞流连忘返。


  回到北京,我要准备美国特许金融分析师第三级考试,她为我加油打气。8月底,我终于顺利过关!


  2010年9月13日,吴霞被中国首届“轮椅天使”评选筹备委员会特聘为“中国首届轮椅形象大使”。目前,我在国内一边照顾吴霞,一边 准备明年7月的硕士毕业论文。在日本治疗时,吴霞的主治医师预言她将终身生活在轮椅上,也不能生育。我不相信这个诊断,托我加拿大的同学朋友们四处询问, 有医生回复说,这样的情况在国外生孩子很正常,不会有问题。


  我如获至宝,将这一消息告诉了吴霞。吴霞有些忧伤地问:“如果我不能生育,你是不是……”我知道她想说什么,连忙捂住她的嘴,说:“其实,两人世界也好,我们可以一起相爱到老!假如有了孩子,就延续我们爱情的血脉,世世代代传下去……”


TAG: 车手大小事

黑旋风 引用 删除 2268084   /   2011-10-14 16:23:39
原帖由KongHeiFahChoi于2011-10-14 12:13:50发表
吴霞快啲好翻喇,

始终都喺内地人好啲嘅


这么尖锐吗?!
 

评分:0

我来说两句

显示全部

:loveliness: :handshake :victory: :funk: :time: :kiss: :call: :hug: :lol :'( :Q :L ;P :$ :P :o :@ :D :( :)

Open Toolbar